• ag体育 2019-02-11
  • ag平台官网 2019-02-09
  • AG手机客户端 > 这样的福尔摩斯真的没问题吗 > 第五十三章 福尔摩斯也不懂是厉害还是不厉害

    第五十三章 福尔摩斯也不懂是厉害还是不厉害


      “霍菲,你为什么突然坐得那么远?”
      “问你自己啦!”任谁听了这种事都会害怕的吧?我当然知道薇是在吓我,这种吓唬人的欺负方式让她感觉特别愉悦,嘴角勾起了夸张的弧度,然而就是这个笑容让我更加害怕,甚至和脑海中某个人的笑容重叠。莫里亚蒂,那个叫莫里亚蒂的女孩子戏弄我的时候,露出的也是这种笑脸。这样想来,在恶劣的性格这一点上,薇或许和她有的一拼。
      “真是的,我又不会吃了你,啊,当然,性意义上的除外哦!”
      “你这个小女孩能不能不要整天把这种话挂在嘴边?被别人听到后,遭白眼的是我耶!”
      “可是爱情之路本就充满坎坷?!?br/>  “你自己设置的路障更多点啦!”
      薇无视我的埋怨,拍了拍屁股边上的沙发,眼神中流露出不允许抵抗的威胁。我乖乖坐回她身边,薇抬起两只脚横躺到沙发上,调整一下姿势让脑袋正好枕上我的大腿,然后心满意足地拉住我的手盖在她的肚子上,仰视着我说道:“那么,为了打消你的顾虑,现在就让福尔摩斯来为你答疑解惑吧!首先解答第一个问题,托登罕法庭路那边究竟有什么?霍菲,你应该经常跑那条路吧,你印象里那边有什么特别的建筑吗?”
      “不,那边没有什么大的商场,也没有你喜欢的游戏专卖店,所以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条路有什么可疑的建筑吗?”
      “可疑的建筑倒是没有,但是有一点相当可疑!霍菲,它明明叫托登罕法庭路,整条路上却没有法庭,这难道不奇怪吗?”薇的表情看上去好像是认真的,怎么办,我要怎么才能跟她说明,路的取名完全是一件很随意的事。就像上??梢杂心暇┞?,南京可以有上海路,或者太监弄里面并没有太监……
      “怎么样,霍菲,被我惊人的洞察力折服了吧?”
      “嗯嗯……”我心虚地抚摸着她的肚子,任由她继续往下说。
      “所以我这样想,会不会只是明面上没有法庭呢?或者说,托登罕法庭只是一个暗号,其实底下还隐藏着更深的秘密?!?br/>  “我觉得不存在的……”
      “霍菲,当侦探一定要有想象力哦!来吧,好好开动你的脑筋,以托登罕法庭为暗号,大晚上会出现鬼怪,你会想到什么样的组织?”
      “呃,阎王殿?”
      “……霍菲你是小孩子吗?怎么会想到这种离奇的东西?!?br/>  “明明是你让我发挥想象力的哎!”好过分!为什么要用那种看流浪狗一样的眼神可怜我?我竟然被一个一点也没有常识的人鄙视了头脑吗???“那你来告诉我,到底要是什么样的组织才符合你的要求?”
      “好——让我来解释第二点!”
      “不作回答???你不会就是想欺负我而已吧???”
      “吵死了,霍菲你给我闭嘴。接下来第二点,对方声称夺走了某样东西,关于这一点霍菲你有什么想法吗?”
      你究竟是要我说话,还是不想要我说话?
      “没有,我这个缺乏想象力又像小孩子幼稚一样的人完全没有任何想法,还请福尔摩斯大人您直说吧?!?br/>  “我觉得对方一定是夺走了时间——”
      “等等!这个话题太暴力了!薇,绝对不可以发表和这个话题有关的言论!”
      “???那就夺走了终身政治权力?!?br/>  “对方究竟是何方神圣???而且竟然还和法庭的话题接上了!”
      “不仅如此,对方还在某一天夺走了樱〇集的右手!‘唔哦哦哦!我的王之力??!’发生了这样的事情?!?br/>  “你是想要取出谁的虚空?。??”
      “最最最重要的是,它夺走了这一章的好多字数?!?br/>  “倒不如说是你夺走的!”
      陷入了熟悉的节奏中,我胃疼地看着大腿上的薇,心中悄悄涌出一股想要把她掀翻在地的冲动。呼……冷静、冷静下来,对了,再搓搓薇的肚皮吧,我揉揉揉。
      “霍菲,就算你这样热情地揉人家的肚子,它也不会变大的啦。我听说让喜欢的人揉胸部的话,胸部就会很快变大,霍菲你看……”
      “哇,薇你的肚子太滑了,我的手怎么就往上跑了好多!”
      “霍菲,你在我们两人独处的时候,倒是从来不对自己的欲望遮遮掩掩呢……”薇露出了微妙的表情,不过也没有阻止我的手,解开了两粒领口的纽扣,她接着对我说,“我都忘了问梅警司对方的原话究竟是什么,不过大致可以猜测,应该是‘我拿走了哦’这样意义模糊不清的话。我初步推测应该是‘你生命的十分之一就由我苦痛之哈萨丁斯塔取走了,顺便一提我们组织的大本营黑暗处刑的裁决之町就在托登罕法庭路底下的黄金奥芬卢多地下城哦’的意思?!?br/>  “太多了吧???你为什么从五个字里面能推测出这么一大堆没有关联性的语句???”
      “从毫无意义的语句里推测出作者本人也没有想到的内容,这就是我在语文课上学到的宝贵技能哦!”
      “说话者本人确实是想不到这么一堆花里胡哨的话!”
      “好的好的,那么接下来只剩下一个问题要解释了?!蹦憔烤苟冀馐土诵┦裁??我无语地看着乐在其中的薇,她说着“霍菲你的手不许停下来”,又解开了一??圩?。再这样解下去就会变成相当不妙的状态,我制止了她还打算继续解扣子的行为,催促她快点讲完?!爸皇O露放竦奈侍饬税??为什么要披着斗篷呢?我认为这才是解开案件谜团的关键所在!”
      “那么是为什么呢?”随意地附和着,我差不多也被折腾得没干劲了,真希望薇赶紧把废话说完,然后去实地好好考察一下。
      “是为了能够切开后颈肉?!?br/>  “是这样——才怪??!切开谁的后颈肉???”
      “曾经入侵了它家园的巨人,唔呣,因为没能成功守护家园而游荡至今的残魂吗?真是感人?!?br/>  “薇,拜托,这一件事是最近才发生的哦?如果真的是这种亡魂怎么可能现在才出来作祟,老早就该现身了吧!梅虽然说这有可能是超自然现象,但无论是从案件模式的固定性,还是从常识上来分析,我觉得还是人类恶作剧的可能性更大!”
      “这位士兵的常识害了自己?!?br/>  “我的常识一点也不扭曲啦!”
      “此刻的霍菲克斯还没意识到,死神的镰刀,已经悄无声息地架在了他的脖子上?!?br/>  “还打算玩这个铺垫吗???话说你干嘛一直在咒我出事?。??”
      “因为这样,霍菲就可以换一种方式,永远只陪在我一个人的身边?!?br/>  “你的爱情绝对变成什么超级扭曲的东西了……”
      薇坐起身伸了个懒腰,敞开的领口随着后张的手臂紧贴在她的锁骨旁,勾勒出诱人的曲线。她以食指抵在我的嘴唇上,像是计数一般轻点着,说道:“霍菲,你是不是忘了,我对气味可是很敏感的。上次你回来的时候,嘴唇上也沾了某个人的气味呢,这是为什么呀?”
      我立刻反应过来,这是那次去苏丹娜家的事,说出来绝对会被薇按在地上捶死。她一定是猜到了,福尔摩斯在案件上的直觉很差,但抓奸技巧毫无疑问是一流的。
      “下不为例,霍菲?!彼蚜程?,用力在我的唇瓣上啃了一下,“等到今晚解决了案件,我要把你身上关于那个人的气味全部洗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