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g体育 2019-02-11
  • ag平台官网 2019-02-09
  • AG手机客户端 > 纹阴师 >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威压

    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威压

    我摸了摸鼻子,有些无语:“粱大先生,你多.网”
      
      “人家是武人转阴人,你是阴人转武人,有些共同之处,或许,可以借鉴?!绷和ブ鋈凰档溃骸熬菟的且晃坏囊跏?,和你有相似之处,也是利用自己的阳神,做的阴术?!?br/>  
      阳神作的阴术?
      
      我愣了愣神,也有些反应过来,或许,有些兴趣了……
      
      我觉得,这个交流会,虽然自由,但也十分无聊,与其在这里守着,看他们商业互吹,还不如去寻找那隐居在上海,老一辈的最后一位阴人。
      
      毕竟,那是一个民国时代的巅峰啊。
      
      我们聊天的间隙里,小青儿打败了那个小女孩,然后,又被一个阴行大家打败了。
      
      毕竟,小青儿扫了一片,没有话事人再敢上去,只能是年轻一代的阴行大家上去比试。
      
      人家一上来,她就下场了。
      
      “我输了?!毙∏喽氐脚员咦?,“拿回了家传的吾鲁家手艺,还是干不过那些阴行大家?!?br/>  
      我摸了摸她的脑袋,说:“正常的,你还年轻,人家也是十几岁出活,二十多岁的时候阴行大家,你到了那个年纪,肯定也是阴行大家了?!?br/>  
      “不!”小青儿挥舞着拳头,“我要像是小雪姐姐一样,十六岁,就成阴行大家!”
      
      “有志气?!蔽倚ψ?。
      
      “第二位白小雪……”
      
      梁庭之在旁边看得一脸羡慕,甚至带着一些悲愤,“程老板,你看,你们店里的这位小姑娘,十三四岁了,我家儿子梁铮,也才二十出头,要不联姻,我们两家的关系,是不是更上一层楼?”
      
      我脸皮一抽!
      
      这梁老油子,刚刚还问我,我团队的人还有没有,他这里缺人,现在就那么直白的想挖我墙角?
      
      其实,小青儿从王富贵那边回来,就已经是刚刚跨入阴行大家了。
      
      只是我让她隐藏实力,不然,十四岁的阴行大家,只怕还真是叶文杰第二了,整个江湖都要沸腾。
      
      不过,不隐藏,也干不过一般的阴行大家,毕竟小青儿,刚刚跨进去,属于最弱那种阴行大家,没有自己的积累。
      
      不过,我家小姑娘,也学到苗倩倩了,真的好能装啊……还萌声萌气的挥舞拳头,说要在十六岁成为阴行大家。
      
      “咳咳咳?!蔽铱人粤肆缴?,对梁庭之说:“梁大先生,这个事情还太早了,等再过四年,人家姑娘十八岁再说,这个时代,婚姻自由?!?br/>  
      我看向下面,坐在下面坐着的阴人,已经用很异样的眼光看着小青儿了。
      
      毕竟,一个才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横扫了话事人一片。
      
      至于董小姐?
      
      也是一个话事人,可早就输了。
      
      没有用飞头降,单单比拳脚,自然不算多厉害。
      
      小青儿、董小姐,两人都缩得很,隐藏得很深!
      
      苗倩倩也回来了,说在隔壁破到了第四个风水局,就不行了,比她厉害的人太多了。
      
      我顿时笑了,其他两个人都缩着,隐藏实力,你没缩,还被排不上名次,我说:看你平?;沟靡獠??
      
      “哼哼哼?!泵缳毁簧?,“看风水,需要积累的?!?br/>  
      而我们又看着下面一会儿,阴行大家的比试一挑开,梁铮、阮越、这一批人也上去了。
      
      但是,他们更属于一种表演。
      
      不算是拼命的那种,相互探探底,知道对方的深浅,然后自己露一下脸,就可以了。
      
      整场下来,反而之前,那群野路子的地方阴人,打得最是惨烈,不少人,送进医院里,就是为了让人正眼看他们。
      
      眼前一场下来,到了最后。
      
      整场最亮眼,异军突起的,就是小青儿。
      
      其中,还有一个来自陕西的野路子阴人,叫李闻,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阴行大家。
      
      虽然不太强,被梁铮给干倒了,但已经让人频频侧目了。
      
      二十多岁的阴行大家,还是野路子,能达到这个程度,就代表他天赋极强。
      
      不少人频频侧目,说这个人,可能是陆尘艾第二,甚至还有想拉拢的,成为了焦点。
      
      并且,那一位陈秋生,也不缠着我了,带着自己乖巧的女儿,直接去拜访对方……
      
      而那个带着十三四岁、傲娇小女孩的贵妇,也过去进行接触。
      
      这一次交流会,出了一位了不得的人才……
      
      “那么夸张?”我看得目瞪口呆。
      
      苗倩倩说:“其他也就算了,那位贵妇,目光真是长远啊,才十三四岁,就整天为自己的女儿,想未来的丈夫了?!?br/>  
      “人各有志?!倍〗闼?。
      
      我们聊着天,下方又打了几场。
      
      而最后,是那个来自北京的阴人田婧,之前,追杀我们那个阴行大家,成为了第一。
      
      “怪不得,之前梁铮怕她,原来是这一代的第一人啊,看起来好残暴?!泵缳毁坏蜕担骸耙宜?,真是青黄不接,上一代父亲辈,是叶文杰,我们这一代,也是个女人……”
      
      “阴人,比的是脑子,又不是体力?!蔽乙⊥?。
      
      我们坐在上面,当个看客,随口点评,也算是长点眼界。
      
      谁知道,旁边的梁庭之笑着说:“谁说不关我们事的,赢的第一人,有个彩头,可以向老牌阴行大家,提出一些问题,一些要求,那田婧心高气傲,搞不好,想找程大先生切磋?!?br/>  
      我说未必找我。
      
      我刚刚说完。
      
      下面的田婧,就重要抱拳道:“我听闻程大先生,十分厉害,我想找程大先生切磋,想请先生指点晚辈……”
      
      她还没有说完,这个时候,旁边又慢慢走出了一个虎背熊腰的壮汉。
      
      壮汉瓮声瓮气道:“田鸡,别说你赢了,这不,还没有打完吗?”
      
      田婧面色一变,望着壮汉:李如峰,这只是一场交流会而已,你来凑什么热闹?
      
      那壮汉李如峰闷声道:你下去吧,我不想和你打。
      
      “你给我记着!”田婧面色一变,深呼吸一口气,默不吭声,直接下了台。
      
      我面色有些异样,说:这位,那么嚣张,实力很强?
      
      “强倒是不强,只不过是一个武行大家?!绷和ブ担涸诔〉囊跞?,都不是对手。
      
      我挑了挑眉毛,说:武行大家,能来这里?
      
      “另类的一脉,武行大家,也修阴术?!绷和ブ蜕担骸罢庋菜闶且跞恕庖宦?,就是用武人的手法,锤锻出阳神,然后用阳神做阴术?!?br/>  
      我若有所思,这位就是上海阴行,李暗的后人?
      
      “对!”梁庭之面色有些微变,“我本来以为,他们要在交流会最后,老牌阴行大家的切磋这里,落一下你的面子,谁知道现在更绝,竟然想让年轻一代的阴人,来挑衅你?!?br/>  
      我沉默。
      
      梁庭之说:“同样是武行大家,你的阳神,对对方没用,你只怕要……”
      
      我深呼吸一口气。
      
      梁庭之的担忧我知道,我能赢老牌阴行大家,而老牌阴行大家,能赢武行大家……
      
      但是我,未必能赢武行大家,毕竟,我的缺陷太大了!
      
      “好个阳谋?!泵缳毁幻嫔⒈?,“这是想落我们的面子,如果你一个老牌阴行大家,连普通的武行大家都打不过……那么,你这个老牌阴人,其中的含金量,乐子可就大了?!?br/>  
      下面,议论纷纷。
      
      整个会场嘈杂一片,热闹极了。
      
      远处,正如我们所想,那个李如峰,果然站出来,对我抱拳道:“听闻程大先生,竟然能败连陈绝,这等顶尖的老牌阴人,是最近江湖上名声鹊起的大人物,晚辈想求前辈,知道一些我们之间的差距?!?br/>  
      整个篮球场,上百个阴人,一时间没有说话声,只有淡淡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似乎有人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周围皆是寂静。
      
      苗倩倩拉了拉我。
      
      我给了她一个眼神,让她安心,缓缓站起身,说:“既然你想知道差距,那么我就让你看看,老牌阴行大家,和普通阴行大家之间的差距?!?br/>  
      我望向安清正。
      
      安清正会意,阳神瞬间立体而出,半透明的魂儿缓缓飘进我的身上。
      
      一瞬间,安清正的阳神得到我身体阳气的滋润,像是小树苗疯狂吮吸,淡淡的影子和气魄,笼罩着我的身体。
      
      我看向李如峰。
      
      李如峰凝重的和我对视。
      
      轰!
      
      一股庞然的压力不断冲击着他的全身,仿佛胸口每一次呼吸都有种背负重压般的沉闷。汗水缓缓渗出两鬓,顺着脸角滑落。
      
      “是气魄……”
      
      “武行大宗师的威压……精气神……”
      
      李如峰大片大片汗水流淌下来,整个人渐渐变成了汗人,浑身汗毛直竖,仿佛看到了最恐怖的不知名巨大凶悍野兽。
      
      李如峰压力最重。
      
      而周围的阴人,也承受着不知名的精神压力,不看还好,只是感觉空气有些压抑,一看过去,仿佛如同一头凶悍巨兽盘踞在中间,威势逼人,有种不自觉的压抑感,让人心惊肉跳,面色潮红。
      
      “明白了吗?”我猛然放松。
      
      顿时,李如峰彻底软倒在地,整个人,豆大的汗水拼命往外冒,大口大口喘气。
      
      整个篮球馆,再无一丝声音,彻底惊骇的压低声音,看着我,露出了如同看其他老牌阴行大家的尊敬。
      
      我淡淡道:“古代武人宗师,为何地位如此崇高?不仅仅是他克阴人,甚至克一切人,一切动物,在那股压力之下,动弹不得?!?br/>  
      经过了这些天的圆润,之前,连陈绝对我压迫的势:
      
      独坐池塘如虎踞,绿荫树下养精神。
      
      春来我不先开口,哪个虫儿敢作声。
      
      他当时的这一股势……现在的我也已经完全做到了,已经算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另类老牌武行大宗师!
      
      已经是阴人天生的克星!
      
      任何阴人在我面前,阴术无用,只相当于一个普通人,要被我一巴掌活活拍死!
      
      “日游神,真的像是古代传说中,那么恐怖……”旁边,梁庭之也有些压抑,皮肤上腾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是感觉到了仿佛天敌的可怕威胁。
      
      “无聊,走吧?!蔽姨玖艘豢谄?,站起身,“在这里闲坐了一天了,明天没有比试,单单是交流、吃饭的话,就不来了,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拜访那一位民国的老人?!?br/>  
      我叫上苗倩倩等人,扭头离开了。
      
      身后篮球场一片寂静。
      
      忽然间,这才有人压低声音,“去见民国的那位隐居已久的老人?难道是……那可是江湖圈子里,一个时代的巅峰啊?!?